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 > 通信业务 > 新闻 > 从VoLTE看通信业的供给侧改革

从VoLTE看通信业的供给侧改革

2016-03-10 10:52:41   作者:顾嘉   来源:百度百家   评论:0  点击:


  “视频通话”真的是一个值得大说特说的产品吗?通话的同时还可以上网真的是可以夸耀的卖点吗?
  如果你使用的是iPhone 6/6s (Plus),最近有可能会收到一个运营商设置。
  它是VoLTE。
  而在最近的小米5新品发布会上,雷军也将VoLTE作为一个重要卖点。
  一场关于VoLTE的讨论在产业界被掀开。今天我们也来聊聊VoLTE的那些事儿。1
  一、什么是VoLTE?
  VoLTE即Voice over LTE,它是一种IP数据传输技术,无需2G/3G网,全部业务承载在4G网络上,可实现数据与语音业务在同一网络下的统一。
  换言之,4G网络下不仅提供高速率的数据业务,同时还可以提供高质量的音视频通话。
  二、VoLTE有什么特点?
  VoLTE技术带给4G用户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接通等待时间更短,以及更高质量、更自然的语音视频通话效果。
  与2G、3G语音通话有着本质的不同,VoLTE是架构在4G网络上全IP条件下的端到端语音方案。
  1.话音质量更高。由于采用高分辨率编解码技术,基于4G网络的语音质量能提高40%左右,简单说就是通话感知会有一个质的飞跃,还记得微信电话本刚刚推出通话功能时候带来的惊艳感知吗?VoLTE比那更神奇!
  2.接入时延更低。VoLTE为用户带来更低的接入时延,在2G时代通话接续时长通常在6-7秒左右,在3G时代也至少有3-4秒,而在VoLTE的环境下,通话接续时长则在2秒左右。简单说就是电话接通得更快,比3G降低50%。
  3.接通率更高。在2G、3G网络环境下,我们常常会遇到“电话掉线”的情况,也就是所谓的“掉话”,在VoLTE的环境下,掉线率接近于零,也就是通话的成功率大大提高。
  总结一下,VoLTE给用户带来更清晰、更快速、更高效的通话体验。
  如果非要打个比方,如果说2G时代的通话像是普通绿皮列车,3G时代是特快列车,那么4G时代的通话更像是飞机或者高铁,它带来的完全是全新的体验,有种质的飞跃。
  三、运营商为啥要部署VoLTE?
  对运营商而言,部署VoLTE意味着开启了向移动宽带语音的演进之路。
  从长远来看,这将给运营商带来巨大的价值:提升无线频谱利用率、降低网络成本。
  对于话音业务来说,LTE的频谱利用效率远远优于传统制式,达到GSM的4倍以上,也就是说相同频谱资源可以产生4倍的收益。
  对于中国移动而言,还有一个更加实际的问题,尽管话音业务仍然给企业带来很大的经济价值,但话音业务趋缓甚至下降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2G网络的价值已经到达了顶峰,如何将话音业务从2G网络上迁移出去成为了迫在眉睫的问题。
  更尴尬的是3G网络,中国移动投资建设的TD-SCDMA网络在产业界争议一直都很大,尤其是在投资回报率等方面表现一直糟糕。
  频谱资源是运营商赖以生存的基础,同时也直接关系着运营商的建设成本。低频段的频谱意味着更强的穿透性,也就是说运营商用同样的成本可以建成覆盖更深、更广的网络。
  对于中国移动这样体量的网络规模,这无疑意味着一大笔投资。如何让有限的频谱资源发挥更大的效益,是一个非常严峻而又现实的问题。
  四、用户为啥要选择VoLTE?
  相比前面,这个问题就更有意思了。
  这好那好,用户选择才是真的好。回想近年来运营商推出的产品、服务,用户真正买单的有几个?
  在对外的宣传中,我们看到VoLTE的体验明显优于传统CS语音。高清语音和视频编解码的引入显着提高了通信质量,VoLTE的呼叫接续时长大幅缩短,与RCS的无缝集成可以带来丰富的业务……
  可是,这些真的是用户需要的吗?用户关心吗?
  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“高清视频通话”。
  早在3G时代,中国移动就大力宣传过在TD网络下,用户间可以通过视频连线。同样的产品在4G以及4G+网络下再次成为宣传热点。然而现实情况却是,尽管视频通话的场景设定看似很美好,但真正使用视频联络的人实在屈指可数。
  就算是十分重视用户体验的微信、手机QQ也有视频功能,但使用率也并不理想。
  我想,这背后一定有着某种“特别”的原因——自说自话。
  在传统时代,通信市场更像是一个卖方市场,尽管嘴上也喊着“以客户为中心”,但事实上用户并没有太多选择。运营商更多地是用能力拉动市场,“基站就是印钞机”便是那个时代的名言。
  简单说就是——“运营商有什么,用户就得用什么”。
  时至今日,用户沟通的渠道和工具已大大丰富,选择成本也大大降低,用户动动手指便可以在不同的通路上享受到相同甚至更好的服务,运营商之间同质化的通信服务以及OTT企业的异质渗透让市场竞争无比惨烈,买房和卖方在市场上的地位和当年大相径庭。
  简单说就是——“用户需要什么,运营商才提供什么”。
  所以,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,运营商或许真该想想,用户需要、用户关心的究竟是什么?“视频通话”真的是一个值得大说特说的产品吗?通话的同时还可以上网真的是可以夸耀的卖点吗?(到底有多少人会一边讲电话一边上网啊……)
  五、可能是些题外话?
  说个题外话,最近关注了几款“直播”类的产品。尽管十分不解,但仍然对“主播”这个行当有了新的认识,有的拼“颜值”、有的拼“幽默”、有的拼“真诚”、有的拼“情感”……竟然还有人拼“无聊”。
  好吧,不管怎样,视频直播类应用无疑是4G时代一个全新的热潮,甚至是一种文化现象。我曾经问过一个年轻主播:“做一个主播每天对着一群陌生人聊天是个什么体验?”,毕竟手机那边很可能是一群对着屏幕流口水的抠脚大汉……
  结果这个主播的回答让我乐了“你自己去开一个直播不就知道了”。
  没错,这个年代的用户需求不再是“调研”出来的,不再是“引导”出来的,更多是在一个特定时点爆发出来的。
  就像直播,我在想既然VoLTE这么好的性能,为什么不能趁势包装一款面向直播类应用的产品呢?
  好吧,或许这又是另一种“自High”,毕竟我们自己说的可能都是错的。
  回到正题,从VoLTE的宣传来看,通信运营商真的需要一场“供给侧”改革了。

相关阅读: